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熊迩轩

小熊侃球 小熊瞎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梅花烙——封建礼教下的悲剧  

2012-05-03 12:08:5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看《梅花三弄》,已经记不清是几岁了,只记得那时还在读幼儿园,每家电视台放的都是《梅花三弄》,于是在父母的陪同下,看完了《梅花三弄》三部曲。

梅花三弄三部曲中,印象最深的自然是《梅花烙》。不过儿时不懂儿女情长,对于整部戏只是处于一种懵懵懂懂的印象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这样一部爱情片,竟然对年幼的我有如此大的吸引力。

近日,在百忙之中,我又抽了一点时间,看完了梅花烙,这一次带给我的感受是无比震撼的。我从惊喜到震撼再到感动,整个剧情跌宕起伏,剧中的每一个人都是鲜活的,充满爱的。皓祯和吟霜最终的结局,虽然表面看是悲剧,却是最好的一种结果,阴错阳差看似偶然,实则是必然。这一切,都是封建礼教束缚下的一种产物。

故事一开始,硕亲王府正为王爷过寿歌舞升平,硕亲王兴高采烈,神采奕奕。身旁的福晋雪如心事重重,面色凝重。她轻轻地抚摸着已怀胎数月的肚子,她知道,这一胎对于自己未来地位来说至关重要。古时女子“母以子为贵”,正所谓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”,倘若男子的妻子能为自己的家族添了香火,延续了命脉,就算是立了大功。可是雪如与王爷结婚十余载,却只添了三名千金。在古时,三十岁已经是大龄了,就算王爷再爱雪如,为了延续香火,也不得不另谋出路—纳妾。

王爷要纳妾,对于雪如的地位来说是极大的威胁。偏偏宾客赠给王爷的舞女翩翩长得如花似玉,王爷见后爱不释手。看着王爷又得新欢,对于雪如来说,肚子里的孩子将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。可万一这一胎又是千金,那对于雪如来说就是一场灾难。

于是,雪如在姐姐的帮助下,迫不得已使出了偷龙转凤的手段。临盆那天,产下的果然又是一位格格,雪如悲痛欲绝,她不得不丢弃她的女儿,可又怕日后母子相见不能相认,于是用梅花簪在女婴右肩上烫下下一朵梅花烙印。梅花烙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。

古时重男轻女,迷信唯男子才能延续香火的思想促成了梅花烙的故事。

二十年后,两名婴儿竟然阴错阳差地走到了一起,皓祯与吟霜,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,将他们硬拉在一起,无法挣脱。两人情投意合,爱得那么热烈,爱得那么深。可是,皓祯作为一名皇族,他的婚姻不能自主。看过《还珠格格》的都知道,清朝的皇家子弟的婚姻都必须由皇帝制定,即“指婚”,就连他们的父母也不能做主。皓祯深深地明白,他注定不能给吟霜一个正室的名分,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将自己的爱完完整整地给吟霜。

“有的时候,真的好希望自己是一个平常人家的老百姓,和你在这样的小屋里,白头到老”

皓祯这样说着,吟霜已经受宠若惊,她只是一个卖唱女,老父被多隆害死,还不容易遇到皓祯,他是那么高大,那么充满正义,又对自己无微不至,别说自己为了报恩,就算萍水相逢,能够和这样的男子朝夕相处,已经是她的福分了,吟霜没有多想。

“只要贝勒爷能在每个月抽出一两天来小居一聚,吟霜已经心满意足了。”

皓祯听后,更加心疼吟霜,他不能继续这样金屋藏娇,这毕竟不是长远之计,倘若他日东窗事发,吟霜不说性命不保,就是以后要再见,也没有希望了。所以要天长地久,就只有给吟霜一个名分,把吟霜接进府,哪怕吟霜只能做一个妾。

本来一切已经安排妥当,福晋那边也已打理妥当,当雪如见到吟霜的那一刻,便觉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见到吟霜以死明志,她在心中已经默认了这个儿媳妇。可是乾隆的指婚却在同一壳接憧而至。皓祯未来的妻子,将是一位公主。

无论皓祯如何反抗,无论吟霜多么悲痛欲绝,这是圣旨,不能违背,即便皓祯不会爱上那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公主,但一切都已成定局,没有任何扭转的余地。

皓祯与公主的婚礼张灯节彩,万人瞩目,人群中的吟霜看着英姿勃发的皓祯,暗自流着泪。

不久后,皓祯终于将吟霜接进了府,两人多日未见,如胶似漆,不巧被公主撞见了。这个场景对于公主来说是多么震撼,她在皇宫中,受着千般宠爱,从来没有受过委屈。在皇阿玛与众人的口中,皓祯是一个多么正气,多么英勇,多么优秀的青年,他在御花园大放异彩,文武双全,深得乾隆喜爱。加上,皓祯儿时捉放白狐的故事早已传遍整个北京城,这样一个大家津津乐道的大英雄成了自己的夫婿,本来公主无比感恩皇阿玛的用心良苦与恩赐,可是,如今在她面前的皓祯,却和别的女人含情脉脉地对视,皓祯从来没有用那种眼神看过她,原来之前所谓的不会行夫妻之礼,只是一个借口,原来皓祯早就有了别的女人,而且还是一个下人。

这样突然其来的打击,哪里让公主受得了,本来温顺的公主,突然变得可怕,变得如狼似虎,她想尽一切办法除去吟霜,却发现府里所有的人都在帮吟霜,就连皓祯,也三番四次对着她大发雷霆几乎要将她打入冷宫,更可怕的的,吟霜居然怀上了皓祯的孩子。她无法面对这个事实,于是,她只能将吟霜和白狐硬扣在一起,是的,吟霜是白狐,不然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魔力,让王府上下都像着了魔似的护着她。

当然,这期间也因为吟霜被崔嬷嬷绊下楼梯致其流产,雪如意外发现吟霜肩上的梅花烙,母女相见却不能相认,雪如一个人承受着,她只能加倍对吟霜好,甚至不惜和公主正面冲突。

公主在府里被冷落,所有的人都像仇人一样,她委屈了,三番四次回到宫中诉苦,后因皓祯义正言辞,也不便追究。可是回到府中的公主日渐憔悴,皇上接到皇后密信,由王爷父子随从,亲临王府来看望公主,褒奖翩翩进宫送信。皇上看到公主容颜憔悴,满室符咒,神志不清,心疼不已,公主却心心念念还系着皓祯。皇上命皓祯立刻将吟霜逐出王府。

眼看自己的女儿被当成白狐被逼出家,雪如情何以堪,在万般无奈之际,雪如只能向众人说出了当年为保地位偷龙转凤的实情,这一下,整个王府都乱了。尤其是翩翩和皓祥,一个本来应该做福晋的,却因为自己的懦弱,一直在王府被人欺压,一个本来应该是王府唯一的贝勒,却被一个冒牌货哥哥压制了二十年,他们母子哪里受得了,眼看在王府受人冷落,还不如将这件事告诉乾隆。

东窗事发,乾隆龙颜大怒,不仅以欺君大罪赐皓祯死刑,更将整个硕亲王府全部贬为庶民。

皓祯被送向邢台,公主临别相送,才发现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皓祯,如果皓祯真的人头落地,就真的可以平息心中的不快了吗?

吟霜一身缟素,跟在皓祯的刑车后,两人哭天喊地,诉说情谊,几乎要感动上天。午门的刽子手早已准备就绪,皓祯不愿意让吟霜目睹自己死,吟霜只能向皓祯许下“午时钟响,魂魄相会,天上人间,必然相聚”。

这时的公主却在乾隆面前求饶,乾隆不忍,免了皓祯的死刑,也免了硕亲王府全家的所有罪责。于是,在刽子手收起刀落的那一刹那,公主快马飞奔及时赶到刑场救了皓祯一命。

皓祯大难不死,惊魂之余,才想起吟霜的“午时之约”。

吟霜别死啊,别死啊,皓祯快步跨上骏马,飞奔回府。

可是一切都晚了,吟霜在午时钟响的那一刻,已经自缢而亡。

皓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然后,他弯下身子,伸出颤抖的双手,把她抱了起来。紧拥在怀中,他依偎着她的面颊,低低的、喃喃的说:

“午时钟响,魂魄相会,天上人间,必然相聚!吟霜,我一直没办法保护你,没办法和你过最普通最平凡的夫妻生活,没办法回报你的一片深情……最后,连午时钟响的约会,我又误了期!你现在一个人走,岂不孤独?找不到我,你要怎么办?”他抱着她向门外走去。“不!我不会让你再孤独,咱们找一块净土,从此与世无争,做一对神仙眷侣,重新来过,好吗?好吗?事到如今,再也没有任何力量,可以拆散我们了!即使是‘生’与‘死’,也不能拆散我们了……”

雪如、王爷看到吟霜的尸体同样面如死灰,悲痛欲绝,心如刀绞,雪如无法面对吟霜的死,小寇字,阿克丹你一句,我一句,让皓祯突然明白:“我现在终于知道了!她是白狐,原属于荒野草原,来人间走这一遭,尝尽爱恨情仇,如今债已还完,她不是死了,而是不如归去。我这就带她到大草原去,说不定……她就会活过来,化为一只白狐,飘然远去……在我记忆深处,好像……好像几千年前,我也是一只白狐,我们曾经在遥远的天边,并肩走过……说不定,我也会化为白狐,追随她而去……”

或许是吟霜的死亡让所有人都悲痛欲绝,以至于皓祯这段是似而非的话竟然得到了承认,雪如目光呆滞,她看着皓祯,一个陪伴了她二十年的儿子,将自己的女儿交给她,或许是最好的归属。

“回归原野……飘然远去……这样也好,这样也好,说不定几千年前,他们是一对白狐,一对恩爱夫妻……这样也好,生而为人,不如化而为狐……去吧去吧——”

只有公主,她看着王府上下人人都着魔似的悲凄着,人人都深陷在“白狐”那缥缈的境界里,她放下身段,希望皓祯坦然面对吟霜的死亡,她并不是白狐,过去只是她不能够面对现实,所以把她和白狐硬扣在一起。

可是,皓祯像着了魔似的,就这样抱着吟霜才,策马奔腾,两人消失的草原里,化为一对白狐,公主最终还是输给了吟霜,她没有得到皓祯的爱,她得到的是,只是千千万万个夜晚的独守空闺。而这一切,都是封建思想世俗礼教一步步摧残所致,如果没有所谓的指婚,如果没有所谓的重男轻女,如果没有皇权压人,那么,这将是一个完美的爱情故事。

而我们的今天,没有了封建礼教的种种束缚,没有了重男轻女,却将人世间最真挚的爱情埋没殆尽。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,我反而认为,能和自己心爱的女孩化为一对白狐,竟然是那么地幸福。

(熊迩轩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